青知

语死早,非常好勾搭。

© 青知
Powered by LOFTER

【EC/锤基】读心者的谎言

高考盲狙 江苏卷

严重跑题 私设 OCC ABO

能接受的请往下看✔

酒会中,不是一个能让人专注交谈的好地方。

专注的交谈一般是在有着浪漫的背景音乐,钢琴或者小提琴,当事人一般是放松的,即使脑海里波涛汹涌,神情也是不动声色,弱点被无限隐藏。

如果这时候有人大喊大叫,那简直太糟糕了,因为你无法责骂或者批判一个王子。

查尔斯·泽维尔公爵就这样一位喜欢安静思考,同时也喜欢和任何地位的人交谈的贵族,二十多岁的他,脑海里总是充满了人们丰富的想象力,他是一位心灵感应者,是神的宠儿。

语言的交流十分的美妙,口是心非的人就算思考也会在大脑里为谎言准备好两个借口得以全身而退。

高贵,优雅的欺诈者走向查尔斯,谁能想到在阿斯加德王国里,除了他之外最高贵的男性Omega居然嫁给了一个毫无功勋的士兵,哦不,是它国的间谍,洛基刻意忽略了来自他兄长的呼喊,使得像个发光体一样高大俊美的大王子殿下,王位的第一继承人被盛装的女士男士们紧紧围着,他却偷偷的嘲笑,瞧瞧他的哥哥,多像只被围观的猴子。

被邀请的来宾都在注视着这两朵玫瑰,威彻斯特的白玫瑰虽然有主,可谁都知道他的丈夫在监狱里,能不能活下来,就得看阿斯加德的红玫瑰愿不愿意帮忙。

与艾瑞克同样的颜色的绿色瞳孔,多了灵动和狡猾,让查尔斯感觉自己身处大火之中,也许没能与这位王子正面交锋就被他那些还未出口的谎言烧得肺和鼻子变成卷曲的丝绸。

他已经准备好了,像一个战士般战斗。

“好久未见,泽维尔公爵,我亲爱的表兄,你看起来忧心忡忡,我听闻你的丈夫被关进了大牢里?”洛基除去外表,唯一的优点便是他对所有的Omega都很友善,他很少去刻意惹怒他们,如果他与自己的兄长一样是个Alpha,可能会有数不清的贵族女孩期待与他跳舞,毕竟不懂浪漫的大王子似乎更爱去竞技场里光着膀子搏斗。

“尊贵王子殿下,您来的正好,我正在为这事发愁。”查尔斯走上前,男性Omega的礼仪是被吻手,但他们都是的话就能省下这些不必要的肢体接触,弯腰鞠躬即可。

可洛基向他伸出了手,他像一个优雅的Alpha,轻轻的吻了下查尔斯的手背,用调情般的语态说道:“他连贵族都不是,值得这样的美人嫁给他吗?”

周围的人已经注意到了他们在交谈,那些邪恶的眼神和想法令查尔斯面红耳赤,噢,不得不妒忌一下这位王子出色的外表,完美高挑的身材怎么不是一位Alpha,太可惜了,现在他还不能用心灵感应能力窥探王室的辛秘,只能靠利益来诱使洛基继续和他交流,在找到一个不引起他注意的机会乘虚而入。

“王子殿下还年轻,不懂身份地位金钱在有些时候说不管用的,就算我有世袭的爵位又怎么样,我还是不能向叔叔请求,让他宽恕我与艾瑞克私下缔结婚约。”

“年轻也是优点,能肆无忌惮的任性。”洛基看向索尔的方向,玩味的说道。

查尔斯笑了下,他不赞同洛基对大王子的暗讽,可他还是贴心的说:“是啊,您还很年轻一切都有可能,我在领地有一条上好的宝石矿脉,听说殿下对宝石很有心得?”

“那是蓝宝石,我喜欢绿色的。”洛基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并没有被打动,这位年长自己三岁毫无血缘的表兄,威彻斯特的主人,为了救心爱的人,能吐出多少利益呢。

查尔斯装作肉痛的皱眉,低着头有些犹豫的说:“殿下的消息真的很灵通,连我有一条还未开采的绿宝石矿脉都知道,我还想用它给我未出生的孩子做陪嫁的。”

洛基脸上的笑是瞬间消失的,他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就很软弱的Omega还知道些什么,有些本该埋在地下的秘密比现在的利益重要多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你的丈夫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我会和我的丈夫在威彻斯特等候王子的光临,为您倒上我亲自酿的白葡萄酒。”查尔斯满怀希望的抬头,诚恳的说。

眼眸中的天蓝色刺痛了洛基的心,令他想起自己夭折的孩子眼睛也是蓝色的。两条宝石矿脉,已经是很合算的买卖了,他复杂的看了会查尔斯说:“会的,我一定会去的。”

最后年轻的王子和公爵都笑了,他们停下交谈,在众人小声的议论里,好像是至交好友一般拥抱。

洛基王冠上镶嵌着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绿宝石,使得那些切割完美的钻石都成了陪衬,那是他十五岁转化为Omega时芙丽嘉王后送给他的礼物,本该戴在下一任王后的头顶。

这似乎在无声的对众人说着,这个和皇室毫无血缘的Omega注定和他的兄长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桃色关系,查尔斯刚才进入了洛基脑海深处,他看到了葬礼,只有洛基一个人,他在坟前,读一首优美的诗。

查尔斯回过神来时,洛基已经站在了他哥哥身边,微笑着对他举了下杯子,好像是在说,事情已经搞定了。

他松了口气,查尔斯悄然离场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因为出色的王国继承人在那闪着光。

他坐上马车离开这个交易场,威胁一只随时会咬人的毒蛇,是他做过最愚蠢的事了。

王国的地牢里,艾瑞克·兰谢尔,被绳子绑在石头上,皮肤的灼痛让他更加的冷静。

他的罪名是,玷污了威彻斯特最干净无瑕的白玫瑰。

没有报复,没有愤怒,查尔斯还向众人解释他们已经是合法的夫夫,在神父的见证下交换过戒指,这是多么显而易见的谎言,所以他被查出身份后,直接被抓进了阿斯加德的监狱最深处的地牢。

想用酷刑逼迫他说查尔斯是叛国者那个人,可能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真实身份比一个间谍更加有轰动性。

又一次被鞭打之后,艾瑞克恍惚的回忆起了六年前刚刚失去母亲的查尔斯在管家的搀扶下慢慢地走出贵族墓园,眼神相撞的那刻他就沦陷了,他几乎不可自拔的爱上这位年轻的公爵,他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他愿意像棋盘上的士兵,为这朵含苞的白玫瑰赴死。

神会赏赐特殊的能力给他们的信仰者,来自约顿海姆的亲王艾瑞克·兰谢尔是个磁控者,他未满十岁就用这能力杀人,可到他二十六岁,本该是巅峰期,可他的能力却越来越不稳定,还会莫名消失,坐在王位上的约顿海姆之王劳菲说,在威彻斯特有一位心灵感应者,只有他能帮助你,我会给奥丁写信,让你们缔结婚约,还有我那数年未见的儿子,你得让他明白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

在一个午后的悠闲时光里,泽维尔公爵为他还未出世的女儿念诗。

“我看见被乌云藏起来的月亮,我听见水下游泳的风,我哭泣,因为我是城堡水沟里的泥鳅......”

艾瑞克说他暗中支持洛基去争夺王位是个好主意,兄弟相争,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作为王族为数不多的血脉,你很有可能会是最后的得益者。

查尔斯则是苦笑的摇头,在他和洛基做交易那一刻起,他们就是同一个阵营了,如果洛基不成功的话,自己还有威彻斯特,可洛基成功的话,可能会引起两个国家的战争。

他也不想知道洛基的真实身份是约顿海姆劳菲王的儿子,也不想知道奥丁把他带回阿斯加德当做王子抚养,只是为了证明战争是真的结束了,以和平的方式。

可是谁也不会想到,这场暗地里的战争源头已经被掐灭了,因为阿斯加德即将迎来了最盛大的庆典,大王子的登基仪式将和婚礼一起举行。

当请帖被送到查尔斯手中,他才看了一行就破天荒的骂了句脏话,洛基居然找他要新婚贺礼,他说他最近喜欢上了钻石,而且他同样也是心灵感应者,感谢这么久以来的配合。

他怎么不说他喜欢陨石呢?

 
评论 ( 1 )
热度 ( 2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