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知

因为你懂的某些原因,所有威唐补档链接会删掉QAQ

© 青知
Powered by LOFTER

【威唐】赋月长情.1


  天乾威X泽兑唐
  
  Alpha=天乾,Beta=泽兑,Omega=地坤,标记=结契,发情期=雨露期,抑制剂=玉髓汤=玉髓丸(私设),然后还有点哨向?
  
  天雷滚滚的剧情 但这是一篇清水文? 不要在意错别字,和无逻辑的描写方式,番外会补档。
  
  本文没有逆,没有逆,没有逆,重要的事情我要说三次。
  
  然后给檀珩表个白,么么哒。
  
  1. 
  
  夕阳下风轻轻的卷起黄沙,几颗胡杨的尸体还依旧如几千年前死去的姿态屹立不倒,启明星没有如约从地面上升起,今夜注定只有一弯凉凉的月无声的照着黄沙万里,千百年皆如此。
  
  唐青琛舔了唇,他毫不遮掩的欣赏着坐在火堆旁的天乾,他以为这段旅行只有枯燥乏味,以及没有水分的干粮,现在看来,老天还是站在他这边的,给了他一个看起来很好撩的神威堡的天乾小哥,虽然自己手和脚都被他用铁制的枷子锁着。
  
  这个傻不愣登又暴力的天乾军爷把他当成西夏来的杀手绑了,可他只是想去打个招呼顺便问个路,然后就看到这个小哥的手伸到自己后颈,如果他是个地坤,这已经是非礼加耍流氓了,可他不是地坤,他是一个泽兑,而且还用药物伪装成天乾的泽兑。
  
  他挨了一记手刀,这人下手没有分寸,特别用力。
  
  可他没晕,但真的超级无敌疼啊,疼的泪花在眼里打转。
  
  唐青琛带着愤怒和这个天乾军爷打了几个来回,这人看起满脸光明磊落,可出招狠辣的要命,枪尖划破他衣袖时,那种属于天乾浓厚杀气扑面而来,贼恐怖。

      唐青琛气愤的觉得,只要他一个小小的预判失误,就能被他的长枪捅个透心凉,而且这人还能用一种极其诡异的步法躲过他抛出来的暗器,打了半天,连对方头发都没碰到,这天乾还很轻松的劝说不要和他动手了,然后用枪挑飞了他的宝贝扇子。
  
  为了活命就只能投降,沙漠里浪费体力无疑是在找死,天乾军爷把脏的要死的麻袋套在他脑袋上,把他绑到了这个不知道是那的鬼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他出门的时候给傀儡上的妆和新衣服太美,美到舍不得自替身,他绝对会赏他一个爆天星,而不是丢了一地的暗器小刀,还把心爱的扇子搞丢了,那把扇子可是他爹赠他的生辰礼物,不过他已经把丢扇子的地形全部记了下来,只要找到机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还有就是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想揩油才忘了自己个远程。
  
  都怪这个天乾长的太好看了,眼神坚定沉稳,唐青琛看到他第一眼就被那双熟悉的眼睛迷住了,可他不记得在那看到过这个男人。

     像胡杨树的新鲜的叶子,他还是第一次闻到天乾的味道,作为泽兑的他根本闻不到天乾身上除了汗味还有什么,只有地坤的味道他才能闻到,而他们的味道就像他们的性格。

     他又猜想是不是所有神威都这样,如果是的话,这趟就没白来。他敢打赌在严实的盔甲下胸一定很大,屁股的手感一定也不错,还有脸,今天以前他并不喜欢正气硬朗的天乾,在杭州开封花街柳巷,多少地坤为他神魂颠倒,可风流惯了的他就没见到过味道不错的天乾,太对他胃口了,压在床上成就感一定很足。
  
  唐青琛打从娘胎里出来,他就对男人的屁股感兴趣。
  
  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什么之前,唐青琛一直混迹在地坤姐姐们的怀里,可对她们没有一点欲望,单纯的欣赏美丽事物。
  
  抛去在门派冷漠无情的那一面,风流成性的天乾公子哥是他对自己的定位,也是最好的伪装。
  
  撩吗?唐青琛犹豫了,现在是在任务中,要抓回去的人也没有半点消息,享受什么的还是等任务结束吧。
  
  唐青琛对自己有个严格的规定,师门交给他的任务是必须完成的,睡男人只是消遣,不能混为一谈,也不能同时做。

      作为一个专业的唐门的刽子手,什么都要认真,唯独感情不能认真。
  
  他在欣赏这个天乾的时候,这个天乾也在看他。
  
  在韩厉芒眼里,这个西夏探子和他一样是天乾,一个很奇怪的天乾,他个子高挑却是偏瘦的体形(按照他自己的身材来判断的),按照燕云人肤色来说,他皮肤白净的有些书生气,性情还很轻佻,能躲开他所有招式,说明他并不弱,身手敏捷,轻功不错。
  
  这和他得到的情报一致。
  
  是耶律观音奴派来的暗杀人灵大叔的顶级杀手。
  
  传闻她手下有很多这样的人,男的女的都有,他们是大漠上冷漠无情的杀手,极其会伪装和易容,死在他们手里的同门和无辜的百姓不计其数。
  
  “神威大哥,为何一见面就要点我穴道?还把我绑着?”唐青琛嘴角弯出一个优雅的弧度,很想要一个解释。
  
  韩厉芒瞪了他一眼说道:“闭嘴。”
  
  “那么凶作甚,我只是想知道理由而已,难道说我抢过你女人?”
  
  “没有。”
  
  “哦,那是我抢过你男人吗?”唐青琛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非常的的亮,还有些撩人。
  
  韩厉芒并没因为他说的话变过脸上的表情,他用低沉的声音说:“你给我老实点。”
  
  “你就不想问我什么吗?军爷?我真不是西夏的什么探子,我是唐门弟子唐青琛,不信你可以去问下我表弟唐青衫,他就在你们神威堡。”
  
  然后唐青琛就看到了他从胸甲里掏出个几百年没洗过的布条?不管是什么东西,那玩意一定很脏。
  
  患有洁癖,已经到吹毛求疵的唐青琛笑脸一僵,问道:“你不是打算把这个塞到我嘴里吧?”
  
  韩厉芒点了点头。
  
  “好汉,有话好说,我们不能这样粗鲁,你没听说过优待俘虏吗。”
  
  韩厉芒想了想,神威堡有优待俘虏这一条吗?好像有吧……他记性不怎么好,算了就当有吧。
  
  “你只要老实的跟我去神威堡把你们的阴谋告诉我大师兄,我可以保证不给你套上麻袋,也不打你。”他还停顿了一下又说:“你们这种人,真的挺可怜的。”
  
  唐青琛最讨厌人用那种怜悯目光看他。
  
  “可怜?阴谋?我能有什么阴谋?我在说一次,我是唐门弟子,别以为你们神威堡和我唐门是姻亲,我就会原谅你绑架我的罪名,识趣的话就赶紧把我松开。”
  
  “说完了吧。”
  
  唐青琛看着他逼近,四目相对,他不自觉的咬了下唇,真的,挺难以直视这种太正气凛然的眼神。
  
  “张嘴。”
  
  “嗯?那个军爷,我能拒绝吗?”唐青琛换上一个讨好的笑,软言哀求。
  
  “我不能信任话多的人。”韩厉芒牢记着大师兄的嘱咐,长的好看的人都喜欢说谎,而且他还是个天乾。
  
  “好,我闭嘴,把那个恶心的东西拿开,最好烧了。”唐青琛说完无奈的撇了下嘴角,将视线下滑,看着神威堡小哥哥的脖子,锁骨是看不到的,但是看着他脖子那个突起的地方,喉结挺诱人的。
  
  意识到自己目光太过火,唐青琛老脸顿时一红,暗自哀悼,男色误我……
  
  韩厉芒并没有意识到他被人用眼神非礼了,只是觉得这人眼睛太亮了,他很难忘记有这种眼神的人。退回去坐到自己刚才坐的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火堆,很头疼的思考回神威堡最近的路线,对于一个记性不怎么好的人来说,能把燕云各处的暗道,路线,驿站点背熟,真的很不容易。
  
  虽然大师兄说在他伤了脑子,失去过一段记忆之前挺聪明的,可是不代表现在他能记得住自己现在是在那条驿道上,在马不见了的情况下,可能也许大概,他迷路了。
  
  他偏过头,看向唐青琛才发现这人视线可能一直在自己身上,那眼神挺难形容的,他有点像被一只优雅的野兽当做猎物盯上。
  
  然后唐青琛无辜冲他笑了笑。
  
  “你为什么总是看着我笑?”韩厉芒很少有疑问句,这个人挺爱笑的,从见到他开始,这个人的嘴角就没垂下过,杀手难道不该是一脸仇大苦深或者楚楚可怜吗。还是说伪装的太好。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自称唐门弟子的年轻男子没有易容,这张像地坤一样的脸是真的。
  
  唐青琛摇摇头,这要他怎么回答,他总不能说,本公子看上你了,在想怎么勾搭你吧。
  
  韩厉芒看他脸上表情变幻的厉害,忍不住问:“你很难受吗,我听说有些杀手组织会给杀手喂毒。”
  
  “哈?谁敢给唐门弟子下毒,你这话好笑的很。”说完唐青琛愣了下,从自己的万千思绪里回过神来,他怎么觉得这个粗鲁的人性格挺温柔的?不,这一定是错觉。
  
  韩厉芒眉头微微皱着,像是思考很难解决的事情,最后他放弃了思考,直接问道:“你知道这里的地名吗。”
  
  唐青琛脑中一瞬间闪过好多猜想:“你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或者套我话。”
  
  韩厉芒摸摸后脑勺,那真的有点疼:“我忘记了这叫什么,我以为我的马知道路。”
  
  “别开玩笑了,你是个假燕云人吗,你会不知道路?”唐青琛却觉得这人不会和他开玩笑。
  
  “我记性不大好。”
  
  “没有脑子你还出来抓西夏杀手?你是那根筋不对盘?”唐青琛良好的世家教养让他此刻也能忍住不说脏话,已经是很对得起唐门了。
  
  韩厉芒越想去记,但脑海里毫无对这里的印象:“我以前知道……”
  
  “这下好了,不出三天我们就会饿死。”唐青琛看向天空,那句话怎么说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他充分的见识到了。

   韩厉芒问他,可语气毫无起伏:“你不知道路吗。”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或者知道,你会松开我吗?”
  
   韩厉芒摇着头说:“不能。”
  
  “可我真的不知道。”唐青琛很无奈的说:“我从驿站到这里一直是被你套了麻袋放在马背上……算了这个我们暂且先不提了,到了这里,你让你那匹该死的马去找水源,整整一天过去了,它到现在也没回来。”
  
  “它也许迷路了。”韩厉芒说着看向马走的方向,那前面有颗歪脖子老杨树。
  
  唐青琛翻了个白眼,真的是够了,马和主人一样傻,怎么说来着,脑子不好的人容易拐,习惯性的舔了舔唇,傻子,遇上本公子算你运气好。

  
  2.
  
  在唐青琛说了十六次我饿了,我渴了,我好冷,我的手和脚都要废了,你虐待俘虏,你怎么能这样冷酷无情,诸如此类话。
  
  沉默不语看着一个方向的人终于转身,惜字如金的说。
  
  “水和食物很珍贵。”
  
  “我的命也很珍贵,我从小大就没感受过饿是什么滋味,现在我知道了,神威大哥,你行行好,让我活动活动手脚,我真的好饿啊。”
  
  唐青琛冲他眨眨眼,其实穴道他早解了,破锁也是,就是闲的慌,还有这风刮在身上挺冷的,他讨厌昼夜天气起伏那么大,现在怀恋他曾无比嫌弃那个神威驿站的木板破床和难喝的要死的粗茶已经来不及了。
  
  韩厉芒拍拍身上的沙,蹲在火堆旁,往里丢了几根柴火,是从最近的胡杨树上掰下来的。
  
  像是无视他的存在,荧黄的火光下,韩厉芒低着头,刘海挡住了眉眼,唇角的弧度特别的邪气,像是换了个人一般,他还舔了下发干的嘴唇。
  
  那一幕特别的带感,唐青琛咽下不存在的口水,甚至在想把他勾搭到手后,一定要用黑布绑着他的眼睛做些大人该做的坏事。
  
  韩厉芒敏锐的感知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目光澄明而坚定,他淡淡的说:“我知道你把锁开了,为什么不逃跑。”
  
  唐青琛嘟了下嘴,那枷锁从他手腕上脱落,他活动了下双手,又将脚上的枷子丢在地上。
  
  “逃跑有用吗。”
  
  “没用,我会把你抓回来。”韩厉芒从不说假话。
  
  “那我为什么要逃,我还等着你把我带到神威堡,那时候我会告你状。”唐青琛轻笑一声,理了理贴在脸上乱糟糟的刘海,这时候一阵刺骨的风吹过,他冷的缩了下肩膀,往火堆靠近。
  
  “你很冷吗?”
  
  “是啊,我可不像你,四肢发达的天乾军爷。”
  
  韩厉芒皱了下眉,这不是赞赏吧。
  
  “你冷的话,可以和我坐在一起。”韩厉芒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毫无波动,可是发红的耳朵出卖了他。
  
  “哈?”唐青琛眨眨眼,他这是被撩了吗?
  
  “你不是很想这样做吗,从驿站出来你看我的眼神就像要吃了我一样。”
  
  “有那么明显吗。”唐青琛尴尬死了,他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啊,他不想伪装成什么正人君子,太累了。
  
  “我不是瞎子。”
  
  “如你所见,我今天就喜欢天乾了,怎么了。”唐青琛说完还邪气的笑了。
  
  韩厉芒摇摇头,然后一脸凝重的说:“你很厉害,我差点就相信你说的了,耶律观音奴对你们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效忠她,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我从未见过天乾像你这样,没有一点身为天乾的骄傲感。”
  
  唐青琛的笑再一次僵在脸上,出卖自己的身体?艹他妈的耶律观音奴是谁?
  
  他又翻了个白眼,却忍不住咬牙切齿,他知道这个神威是谁了,万里沙那边是多缺人手,连这种没长脑子的人都派出来做任务,怪不得青枫表弟说必须要做好一切准备,合着是挖坑让他跳。
  
  “云起龙沙暗。”
  
  “木落雁门秋……你怎么知道这句口令?”
  
  “那是因为本公子是不是你说的什么耶律观音奴的派来的出卖自己身体的探子。”唐青琛说完挑着眉头,他知道了,好气也要保持微笑是多么艰难的事了。
  
  韩厉芒顿时记起来大师兄好像说过水龙吟那边会来个人协助他抓住杀手,一个过目不忘,精通易容的人,而且当时大师兄的眼神很奇怪,欲言又止的,他当时就很怀疑,为什么要他一个失去记忆的人出来抓人,这不合乎情理,可人灵大叔的安危比这些更重要。
  
  “你是水龙吟派来的人?”
  
  “你觉得呢?”
  
  “我不会说出去的。”
  
  “嗯?”
  
  “你喜欢天乾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唐青琛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脸,终于尝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滋味了,他分明是在挠一块石头。
  
  他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沙子,径直走到韩厉芒身旁坐下。
  
  韩厉芒歪着头看着他,唐青琛声音很温柔,骂人的时候也挺好听,就是有撒娇感,可一个天乾喜欢撒娇并不是什么值得保持的事,犹如八岁了还没断奶。
  
  “我有一个想法想听吗。”
  
  韩厉芒看着他点头。
  
  唐青琛伸手去摸着他的喉结:“不如趁饿死前快活下,这样我也不亏了。”
  
  韩厉芒无奈的抓住了他的手,很认真的说。
  
  “我不喜欢男人,而且你还是个天乾。”
  
  “可我看见你脸红了,耳朵也红了,你的名字是什么?”唐青琛露出得逞的笑,这人实在是傻的太好玩了。
  
  “韩厉芒。”
  
  “厉兵秣马,锋芒毕露,一个矛盾的名字。那厉芒哥哥那你现在能松开我的手了吗,你的手劲真的很大,抓的本公子手腕都红了。”唐青琛故意用腻死人的语气,配合他那张漂亮的过份的脸。

     韩厉芒顿时眼神一沉:“是不露锋芒。”

    “哦,好。”

  “你是我见过最纯情的天乾,如果你是个地坤姑娘,肯定要羞愤的投河了。”
  
  “我说过了,你最好闭嘴。”韩厉芒甩开他的手,逃一样的挪动了坐的位置。
  
  “行行行,我不调戏你了,既然我们不是敌人,还是该想想出路吧。”
  
  “你不是说你不知道吗?”
  
  “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脑子白长了?燕云的地图都在我脑子里。”唐青琛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又放下,想要掏怀里的扇子,才发现自己扇子没有了,他眯着眼睛又继续说:“你如果是往南方走,去绝尘镇方向,走官道骑马大概要一个多时辰,你的马是乌云团,可你往前骑了一个半时辰也没到,显然不是。你往西边走的可能性最大,那有个海子,但是我们并没有遇到肥沃的草场和水源,所以你记起来这是什么地方了吗。”
  
  “这离千里营很近。”韩厉芒眉头顿时舒展开,十分肯定的说。
  
  唐青琛赞赏的点了点头,他用双手撑着沙地,仰着头望向那弯弯的月亮说:“不打不相识,差点死在一起,在同一个火堆前取暖,看日出,以后还会一起抓坏人,行侠仗义,想想挺不错的。”
  
  “你在说什么?”
  
  “说未来会发生的事啊,我感觉我认识你很久了。”唐青琛故意又挨着他坐过去,还把脑袋靠在他身上又说:“借下肩膀,你不会拒绝的对吧厉芒哥哥?”
  
  韩厉芒又听到这声熟悉的称呼愣了下,脑中闪过很多片段,他整理了一下思绪说:“一天都没到。”
  
  “哦,好吧,原来我对你是一见钟情,我的扇子呢?”唐青琛笑着说,这人傻虽然傻了点,脸挺好看,也挺会打架的。
   
     至于抓杀手的任务,那算个屁?这世上比他厉害的杀手还没出生呢。唐青琛第一次违背了自己的规矩,敷衍的对自己说,没什么可担心的,天高皇帝远,要对自己要好点。

  “不在我这,在马身上。”韩厉芒说完将视线移开,目不转睛盯着那堆燃烧的木头,他竟然被一个天乾,一个男人表白了,现在他还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觉……可也不能说这很奇怪。

      冷冷清清的月光陪伴着两个不怎么年轻的年轻人,让他们有片刻的温馨来回忆往昔错过的东西,例如爱情。

     

          ————未完待续————

    

     
 

评论 ( 9 )
热度 ( 10 )
TOP